栏目导航

news

活动动态

主页 > 活动动态 >

導演鄭曉龍:《功勛》如何拍出八位人物的高光時刻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6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功勛》摒除了“人物傳記”的慣用敘事手法,集中闡述功勛人物取得成就時的高光時刻。

  李延年、於敏、張富清、黃旭華、申紀蘭、孫家棟、屠呦呦、袁隆平……首批八位“共和國勛章”獲得者的故事,你了解多少?最近,取材於他們真實經歷的電視劇《功勛》火爆全網,目前豆瓣評分高達9.1分。

  《功勛》由鄭曉龍擔任總導演,王雷、雷佳音、郭濤、黃曉明、蔣欣、佟大為、周迅、黃志忠主演。這部劇用單元劇的形式,將首批八位共和國勛章獲得者的人生篇章與共和國命運串聯起來,詮釋了他們“忠誠、執著、朴實”的品格和獻身祖國人民的崇高境界。

  《功勛》包括8個單元故事、幾十個人物角色、8位導演、8組編劇、8個劇組。不同於以往的單元劇,《功勛》摒除了“人物傳記”的慣用敘事手法,集中闡述功勛人物取得成就時的高光時刻。

  擔任《功勛》總導演的鄭曉龍,因為《北京人在紐約》《金婚》《甄嬛傳》《紅高粱》等作品,成為國產劇“收視率擔當”導演,他的一些作品是年輕觀眾百看不厭的經典之作。

  日前,在接受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專訪時,鄭曉龍提到,在打磨《功勛》劇本階段,他嚴格要求每個單元劇本緊緊抓住人物最閃光的特點和故事。“講清楚功勛人物的高光時刻和他(她)為什麼這樣做”。

  “現實主義是這部劇的總體基調。”鄭曉龍說,他們希望用朴實的情感、朴實的藝術語言表現朴實的功勛人物。“用平視的眼光去發現功勛人物平凡中的不平凡,表現他們不平凡中的平凡”。

  “很多觀眾看劇時,願意看的是一種現實主義的態度。”鄭曉龍認為,現實主義創作原則,要求遵循生活的真實性、邏輯的合理性,包括對常識的認真對待。“為什麼功勛人物的真實經歷很感人,有些文藝作品表現出來卻讓觀眾難以產生共情?我認為,關鍵在於細節。細節真實可以帶來情節的真實、情感的真實。”

  中青報·中青網:《功勛》聚焦人物的“高光”,如何拍出吸引觀眾的高光時刻?

  鄭曉龍:像《能文能武李延年》這個單元,我們了解李延年的事跡之后,認為他最高光的時刻就是抗美援朝這一戰。《能文能武李延年》單元,寫的就是三天兩夜的事,至於他以前那些經歷我們沒有寫。在以前經歷中他是一個普通戰士,但在抗美援朝時李延年是一個指導員,我們要把他的“能文能武”表現出來。他之所以被評為一級戰斗英雄,是因為他做好部隊的思想政治工作,帶領那些被打散的部隊最后守住了346.6高地,這個非常重要。在過去的影視作品裡,真正講好一個做思想政治工作的軍人故事的片子是沒有的。

  而《默默無聞張富清》單元,為什麼我們選擇寫張富清一生的故事?張富清的事跡和貢獻,看起來似乎不突出,但為什麼把他評為功勛?他獲過很多軍功,但60多年深藏功名,他從部隊退伍下來當了一名基層干部,勤勤懇懇,踏踏實實,從來不因戰功向組織伸手提條件,要待遇。這個是他身上最閃光的點。

  鄭曉龍:在演員方面,最初定的四個標准是:第一要德藝雙馨,第二要神形兼備,第三要演技高超,第四要功勛人物本人同意。第四點原來我們覺得是挺難的事,后來發現還比較容易。

  以飾演屠呦呦的周迅為例。屠呦呦一直專注搞科研,不怎麼看現在的影視劇,並不認識演員,問“周迅是誰”。但是她的閨女說:“周迅好啊,演戲棒。”屠呦呦說那就周迅吧。

  我們選周迅來演,是因為她的塑造感特別強,她喜歡挑戰以前沒有演過的角色。周迅的創作欲望特別強烈,她一聽說要拍這個,劇本都沒看就說她願意演。

  但即使周迅已經作了很多准備工作,這個角色仍然不好演。拍攝第一天,她有幾句台詞怎麼也過不去,結果當天晚上都沒睡好覺。周迅說:“這種情況從來沒有過,演戲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。”屠呦呦這個角色的台詞裡有很多專業詞匯,專業科研人員可以張口就來,但是對演員而言,要順暢說出來是有難度的。

  周迅的眼睛特別靈動,但是拍這部戲時一看到靈動的眼神,我會說“停停停,眼神一晃就不成——屠老師是搞科研的,你這麼一弄,這個人物就‘跑’了。”最后,周迅呈現得非常好,她的塑造能力很強,她也很喜歡這樣一個人物。

  中青報·中青網:你塑造過很多女性角色,在《功勛》中展現屠呦呦這樣一位女科學家有何不一樣的體驗?

  鄭曉龍:屠呦呦這個人物真的跟我以前拍過的任何一個女性角色都不一樣。她是非常有個性的——她的個性不是表現在大起大落,而是在日常生活中,在跟人們的交往中,她顯得非常與眾不同。我們通過她的執著個性,形成了屬於她的戲劇性故事。

  屠呦呦跟人說話不看對方臉色,有一說一,因為科學家相信科學,相信實驗、數據﹔她的生活很簡單、朴實,不在意吃穿﹔她對國家交給自己的任務非常忠誠,對那些病人充滿了悲憫的情感。我們把每一位功勛人物的特點說出來,這就形成了故事。

  鄭曉龍:現實主義題材,要真正符合現實生活和人物的真實想法,而不是虛構。現在有很多影視劇也是現實題材,比如一些甜寵劇、職場劇,但是你看他們穿的衣服、吃的東西,都超出了現實生活中人們的實際水平。那是現實題材,但不叫現實主義。

  我認為古裝戲照樣也可以用現實主義的態度來拍,我拍《甄嬛傳》就是用現實主義態度來拍的。我不是拍一個古裝的宮斗劇,我覺得《甄嬛傳》是對封建落后婚姻制度的批判,尤其置於清朝的背景。雍正是一個很勤政的皇帝,但是他利用前朝來平衡后宮,利用后宮制約前朝,這種帝王之術、統治之術是非常落后的。《甄嬛傳》不是一個純粹的男女愛情故事,而是具有批判封建等級制度和婚姻制度的價值和意義。

  所以,很多觀眾看劇時,願意看的是一種現實主義的態度。現實主義和現實題材不是一回事,不要以為拍現實題材就一定好。(記者 沈杰群)